男装品牌集体业绩下滑?多家男装品牌的服装业
更新时间: 2021-11-23

  根据三季报数据,雅戈尔、九牧王、七匹狼等男装品牌业绩均出现不同幅度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商报记者发现,过去支撑起品牌“男人衣柜”称号的服装业务正在退居二线,房地产、股权投资等副业成为各男装品牌业绩的重要组成部分或重点发力方向。副业真的靠谱吗?企业们似乎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在副业高风险、高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聚焦主业还是继续做大副业或许成为男装品牌们面临的一道选择题。

  截至目前,A股男装企业均发布完三季报,从三季度财务数据来看,男装企业整体呈现出业绩下滑的状态。其中,雅戈尔三季度净利润为21.38亿元,同比下滑21.05%。曾经的男装霸主七匹狼同样没有逃过大幅下滑的命运。财报数据显示,七匹狼三季度净利润为591万元,同比下降83.38%。

  九牧王和已经更名的希努尔则直接出现亏损。财报数据显示,九牧王三季度亏损6995万元,同比下滑199.8%;希努尔三季度亏损206万元,同比下滑172.17%。

  就此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分别采访雅戈尔、七匹狼,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表示,近年来服装行业整体走下行线,加上疫情的影响,雅戈尔、七匹狼等主要以线下渠道为主的男装品牌,业绩上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此外,男装的定位相对较窄,企业在转型设计等方面会有一些限制。“商务男装一经定位,人群覆盖面会相对较小。此外,男性服饰在设计变化上,远远低于女性服饰,可能会出现消费者的复购率和复购频次低的情况。这也是老牌男士服装品牌发展到一定阶段会出现瓶颈的原因。当更高端化的定制服饰开始出现并得到一定发展,一部分原有商务男装品牌的市场便会被蚕食掉。”伍岱麒说。

  梳理近两年财报信息,上述男装公司业绩难言乐观。数据显示,2019-2020年,希努尔扣非净利润分别下滑22.53%、318.75%。九牧王扣非净利润分别下滑47.24%、44.05%。此外,七匹狼2019年扣非净利润微增9.24%,较2018年17.3%的增幅放缓,2020年下滑57.94%。雅戈尔2019年扣非净利润增长15.88%,较2018年876.8%的增幅放缓,2020年下滑12.44%。

  在快消行业新零售专家鲍跃忠看来,男装品牌多年来面临产品、品牌、营销、渠道等多方面的同质化问题,这些问题尚未能得到有效解决,导致多品牌整体呈现出业绩低迷的情况。

  整体呈现出低迷态势,又面临着产品、渠道等多个问题,干脆做副业另寻出路成为男装品牌们不谋而合的策略。

  梳理各家企业财报信息,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多家男装品牌的服装业务正在退居二线亿元。其中,房地产业务营收为52.33亿元,净利润为17.57亿元,投资业务净利润为12.74亿元。反观以服装业务为主的时尚板块,其营收仅为46.56亿元,净利润7.35亿元。

  同时,雅戈尔将公司前三季度营收的大幅增长原因归结于房地产的发展。资料显示,近年来雅戈尔不断扩大房地产领域的布局,今年10月,雅戈尔斥资17.56亿元拿下上海临港一宗普通住宅用地。

  与雅戈尔不断加码副业不同,希努尔直接出售子公司剥离服装业务。2020年12月,希努尔以5.08亿元转让子公司山东希努尔100%股权,不再持有服装类资产,随后希努尔也改名为雪松发展。财报显示,希努尔2021年上半年服装业务营收占比已经降为10.58%,同比下滑了73.12%;供应链成为了其主要营收来源,营收占比达81.82%,同比增长278.59%。

  雪松发展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随着新零售、电商、直播等新兴营销模式发展,公司传统服装销售业务受到较大冲击,全资子公司山东希努尔在2018年、2019年分别亏损229万元、600万元,转让出售是公司基于战略规划和业务发展需要,有利于公司整合资源,增强公司的持续发展能力和盈利能力。此次出售后,公司虽有部分服装销售长单合同履行中,但未来在公司业务收入占比较小。

  同时,老牌男装品牌七匹狼也已开启投资的副业模式。根据2021年三季度财报的资产负债表显示,七匹狼长期股权投资和投资型房地产所占的金额超过10亿元,而其在三季度的营收为仅8.42亿元。

  看上投资的不仅七匹狼一家。数据显示,九牧王在2017-2020年投资收益累计金额将近4个亿,平均每年获利1个亿。

  伍岱麒表示,企业做多元化的投资,主要是希望提高企业营业收入、提高企业抗风险能力。由于服装企业具有一定季节性,线下实体门店租金、人员等运营成本和费用较高,加上线上电商的兴起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线下门店生意,种种因素下,企业为获得发展获取利润,会考虑其他方面的投资。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部分男装企业凭借“不务正业”大赚特赚,但也有部分企业因“不务正业”徘徊在亏损边缘。

  雅戈尔在三季报中提到“本期房产板块因江上花园一期集中交付,实现营业收入49.9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65.24%”。凭借房地产的发展,雅戈尔三季度营收实现244.59%的增长。不过,投资板块的下降也成为雅戈尔三季度净利下滑主因。

  同样,投资业务也成为九牧王业绩下滑的原因之一。九牧王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公司三季度净利润下滑原因,除公司加大广告投放力度,并对现有渠道进行整改升级、销售费用较往年增加的因素外,还受资本市场影响,公司期末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在本报告期内下降较多。上述九牧王相关负责人提到的资本市场影响理由也不陌生,毕竟,九牧王在上半年财报中就提到,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下降40.41%,主要是投资业务产生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及投资收益同比下降所致。

  雅戈尔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公司发展依然要聚焦服装主业。同时,雅戈尔也在试图向新的服装潮流靠拢,推出众多联名款服装同时针对不同消费群体推出了MAYOR、Hart Schaffner Marx、HANP(汉麻世家)等子品牌,拓展女性市场。

  九牧王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2020年以来,公司启动“全球销量领先的男裤专家”战略,持续加大产品研发、品牌推广、渠道优化等投入,致力于打造“全球最好的裤子”,成为“全球裤王”。对于投资副业,九牧王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资金优先满足服装主业战略投入及日常生产经营,在保证战略落地和日常经营所需资金的前提下,公司才会使用部分自有闲置资金进行财务投资,目的在于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不会影响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活动。

  七匹狼也在不断尝试在服装领域有所创新。据了解,七匹狼在近两年不断涉足国潮推出联名战略以及邀请代符合品牌定位的代言人等推动品牌的转型发展。

  鲍跃忠表示,对房地产、投资领域进行布局是一些服装企业实现多元化发展的的重要策略。但副业盖过主业,让企业面临着“主业不旺”的尴尬局面。从长远来说,服装企业还是要持续性的投入到主业的发展中,做强主业的健康发展,为企业持续发展提供更重要的支撑。

  “这些服装品牌已经打造多年,企业在品牌建设方面投入的成本很高,完全放弃服装行业,相当于放弃了已有的品牌资产。相反,如果企业利用已建立的品牌知名度,进行相关多元化的扩张,会更有利一些。”伍岱麒说。